宅经济”稳步增长背后是手游创业的热潮

疫情的到来为中国经济带去了不小的压力,企业延期复工、商家全面停工,致使旅游业、餐饮业、线下娱乐业、生产制造业等传统行业走向停滞。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宅经济”的影响下,数字经济维持稳定发展态势,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网络教育、网络娱乐、网络医疗,成为了百姓诉诸需求的主要领域。

作为数字经济的一环,网络娱乐行业也有一定增长,新年假期,短视频平台和视频平台相继迎来了下载高峰,下沉市场用户、中老年用户成为了二者的增长主力。游戏市场在营收层面的反应更为直观,据伽马数据监测显示,2020年春节7日假期(除夕至初六,原法定节假日),App Store畅销榜TOP10游戏的流水同比增幅超40%,TOP10~60的游戏流水增幅超过100%。受增长的玩家数量的影响,在微博热搜上,经常有“XX崩了”的词条出现。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此次疫情期间,网络娱乐产业或多或少展现了自身的特点和价值。首先,网络娱乐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玩家的娱乐需求,并在客观上减少人员流动,助力降低疫情传播风险;其次,在实体经济受到重创之际,网络娱乐产业的相应的营收稳中有增,填补了整体经济增长的空缺。
作为该产业中的重要一环,游戏产业确实也在这场战“疫”中提供了不少帮助。除了近百家游戏企业有捐款行为外,一些厂商利用有限时间研发出了《人民战役总动员》《消灭新冠病毒》等游戏产品,通过游戏这个全民化的载体,将防疫知识传递给更多有需要的人。另外在春节过后,网易、巨人网络等厂商启动了“无接触招聘”的探索,一定程度上证实了行业需求缺口的存在,说明行业仍处于健康上升期。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带动经济、推动需求还是深化探索,高层鼓励网络娱乐产业的核心原因是文娱产业的价值得到了正视。
游戏产业的正向价值的展望
近几年,随着游戏企业在未成年防沉迷的领域的一系列成绩,社会对于游戏的“偏见”正在不断减少。加之功能游戏的出现,社会逐渐认识到游戏除了能够带去娱乐性,还可以传播文化、科普知识,例如近期一些如《人民战役总动员》这类抗疫小游戏的出现,进一步凸显了游戏的产业价值和社会效益。
疫情期间,游戏产业带来的积极作用进一步放大,主要集中在促进经济、以及满足精神需求两方面。
在春节后A股的第一个交易日(2月3日)中,在三大指数开盘集体下跌的趋势下,游戏板块率先开始了反弹,开盘初期便迎来大面积翻红,港股中甚至一度有企业股价涨幅超过20%。
资本市场的对于游戏产业追求的热度,就像是一个缩影。当线下娱乐市场全线停业,以在线游戏为首的网络娱乐产业成为了承载用户寻求娱乐需求的排头兵。民生证券的研报数据发现,棋牌类游戏下载量峰值较疫情发酵前上涨200%以上,《玩吧》这一类社交网页游戏平台的流量也出现了强劲的增长。
疫情确实给予了以游戏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多样化价值的契机。更重要的是,游戏产业把握住了这次契机。上文提到,游戏厂商在短期内开发出了“防疫小游戏”,在用来传播防疫知识的同时也收获了口碑。游戏虽小,意义不小。在这样的重要时刻,这些产品在用自己的方式,给予社会精神层面的帮助。是给自身品牌,也是给整个行业创造口碑契机。
还有一个更为感人的例子。在武汉火神山医院建成的第二天,《我的世界》著名的建筑团队“上古之石”就在游戏中将其完美复刻了出来,为前线奋斗的英雄天使们加油打气。这又是游戏展现出的,震撼的一面,抚慰人心的一面。
在经济复苏方面做出相应努力
随着游戏产业的不断完善,其对于经济的推动正在从单一走向多元,尤其随着近些年产业多样化被不断挖掘,产业整体向实体经济靠拢的更为紧密。这似乎也表明了一个趋势,在疫情结束后,游戏产业有能力在拉动新兴经济与市场复苏层面提供更多助力。
文化价值与零售、旅游
而今,游戏与现实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单方面的结合,游戏内容主动牵手实体经济,已成为游戏释放文化价值之余,释放商业价值的重要途径。
由于文化带有一定的附着性,所以对新经济的影响往往体现于零售业以及旅游业,比如当下零售业与游戏内容联动的文创产品层出不穷,品类包含服装、饰品、文具等,差异性巨大,玩家之所以买账,一方面源于对于产品本身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受到相应文化的吸引。言外之意,玩家购买的并非是单纯的消耗品,而是商品+文化,这种概念更像是联动,只不过游戏把自身的文化寄与产品之上,如此消费者对于商品的需求便会提升至新的层级。当玩家感受到相应文化的时候,满足玩家对于相关物质的需求。
文化价值既承于内容,又需超脱于内容,接触者对其态度除了单一的接受,还要理解,此话在旅游业有很明显的体现。比如此前游戏厂商与诸多城市之间的合作,将游戏与商铺进行结合,为实体经济创造价值。
功能价值的商业化释放
游戏对于新经济的影响不仅仅在于单纯的买卖之间,这种影响可能还会体现在功能性的释放。
功能游戏就是游戏释放功能性的最好案例,目前在我国,超过半数的功能游戏被应用在教育领域,这对于在线教育也是一种扶持。据调查,功能游戏在中小学教育中占有很大市场,联想到中小学教辅类书籍是图书出版中最畅销的书籍教育类功能游戏具备较高的市场潜力。
其次是军事领域,国外对于功能游戏应用军事领域很是普遍。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国动员前往当地作战的士兵中,有80%的人接受过游戏培训;经过功能游戏模拟训练后的飞行员,首次出任务的生还概率从60%提升到90%等。只不过在我国,此领域并未广泛推行,市场前景广阔。
电竞产业带动实体经济
2019年并非是中国电竞的丰收年,但却是中国电竞产业化发展的关键之年。随着手游发展迅速,手游创业的人群越来越多。随着生态构筑逐渐完整,产业发展逐渐完善,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也逐渐凸显,越来越多的非电竞生态企业开始把目光投向这一用户普遍年轻,消费欲望强烈的市场,这也是电竞产业带动实体经济的前提。
比如奔驰、宝马、一汽大众等车企、肯德基、鱼酷等餐饮快销、朗仕、妮维雅等日化用品,都在从电竞入手找寻实体经济的突破口。赞助电竞的关键,在于将流量化为实际的销量,当电竞用户在比赛间隙看到自己喜欢的品牌时,能够进一步加深该品牌的好感度,进一步释放用户的消费潜力。
结语:
“宅经济”是中国经济多元化发展的延伸,它的出现,为国家与社会展现了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的更多可能。着眼于游戏产业,5G、云游戏的到来将进一步释放其价值潜力。而新文创、功能游戏、电竞产业的深化发展,也将为实体经济带去更多助力。当疫情逐渐平息,希望游戏产业能够承担起更多,成为经济复苏的开路先锋与新兴业态的拉动力量。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8833-65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39889858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